昨日京京的父親剪掉孩子外套的拉鏈,按照習俗,孩子走的時候不能穿帶拉鏈的衣服。11月13日,京京母親給京京買了玩具,準備讓醫生放在京京床頭。京京家的院子里放著他最喜歡的小車。昨日凌晨2時許,京京母親在家屬的攙扶下離開醫院,京京父親在醫院外準備為京京燒些紙。當日凌晨京京因傷勢過重離世。
  新京報訊 40多分鐘的心肺複蘇仍未能輓回京京的生命。昨日零點左右,躺在北京朝陽急診搶救中心ICU病房裡的2歲燙傷男童京京停止心跳。
  京京和家人住在通州,父母開了一家洗衣店。11月6日,京京掉進店里一個熱水桶被深度燙傷,當天被送醫搶救。
  昨日,京京的主治醫生範寶玉介紹,從11月14日下午4時起,京京的各項指標陸續出現不良狀況,尿液由平時的15至20毫升變得只有幾毫升,血壓也一直沒有增高。前日晚上9點多,京京沒有了呼吸,只能靠呼吸機來維持。京京的創面感染引發感染性休克,導致臟器功能衰竭。11月15日零點左右,京京在近40分鐘的心肺複蘇搶救下,依然沒有恢復心跳。
  昨日凌晨1點40分,京京被送往太平間。京京爸爸進入太平間時,把送給京京的禮物放到靈柩里,跪在地上說,“寶寶,我對不起你”。
  昨晚6時許,京京從丰台醫院太平間被轉至東郊火葬場火化。京京的父親和另兩位親友陪同前往送京京最後一程。
  ■ 特寫
  玩具陪伴的童年
  11月15日零時20分,ICU病房裡監控儀上的划出一條直線,京京的生命在2歲11個月畫上句點。纏繞孩子全身的繃帶得以鬆綁,被鬆綁的,還有那落入90℃熱水桶後持續不斷的疼痛。
  11月6日,通州台湖鎮尖垡村,京京不慎落入自家洗衣店的熱水桶中,全身92%重度燒傷。9天搶救,三次手術,84萬餘元的社會捐款,沒能留住這個小生命。搶救的日子里,母親蔣夢(化名)深深自責,她後悔沒有看護好孩子,甚至對當初應不應做洗衣店生意產生懷疑。父親吳華亮更多時候沉默不語,手裡握著兒子一直想要的悠悠球。
  最後的禮物
  昨日凌晨,京當醫生宣佈京京死亡時,蔣夢一倒,躺在了地上,吳華亮發白的臉上,做不出任何表情。
  整個下午,吳華亮都坐在丰台醫院殯葬處的辦公室,手裡一直攥著送給孩子的最後的禮物——一個金色悠悠球、一個紅色悠悠球。
  在京京住進ICU時,吳華亮每次探視都問京京:“京京,你要悠悠球嗎?”京京都會眨眨眼表示想要。
  第一次在電視上看到悠悠球,京京磨著爸爸買了一個,有一次玩時,不小心砸到腦袋。擔心危險,蔣夢把悠悠球扔到了房頂上。京京給媽媽說好話,“我長大了,不會再被砸著頭了。”
  還有一個多月京京才滿三周歲,丰台醫院沒有適合京京的衣服。吳華亮跑了兩次,給京京買了一件棉服、一件牛仔藍褲子、一頂橙色帽子。按照北京的老風俗,離世之人不宜穿帶扣子和拉鏈的衣服。
  吳華亮第二次出去給京京買棉衣,但沒有找到沒有拉鏈的,最後買一把剪刀——吳華亮一點一點剪掉了拉鏈,希望孩子在另一個世界平安。
  下午五點多,死亡證明送到,京京可以辦理火葬手續了。去太平間送京京最後一程,京京爸爸跪在京京靈柩前泣不成聲:“寶寶,我對不起你。”
  安家在北京
  “我們不做生意了!孩子,我們回家。”失去京京後,蔣夢一遍遍地哭喊自責。
  2003年,吳氏夫婦從湖南老家先後來到北京,一年後,女兒的出生給他們帶來在北京安家的希望。在電梯公司畫了7年圖紙後,吳華亮和妻子在通州開了一家洗衣店。2011年,兒子出生,為了紀念和這個城市的關聯,夫婦倆給兒子取名京京。
  兩人每天的生活從忙碌開始。蔣夢一睜眼就要和工人們一起洗床單被罩,收拾家務、照顧孩子、給工人做飯。吳華亮則在搬運工、司機和洗衣店老闆三重角色中轉換。
  蔣夢累得喘不過氣時,曾把1歲半的京京送進村裡一家幼兒園,成為園裡最小的學生,“因太小、抵抗力差”,兩次住院後退學,被父母接回了家。
  待在家裡,京京很給媽媽省心。姐姐一上學,沒有玩伴的他,獨自在家,騎著他最愛的小車,從院子一頭騎到另一頭。
  鄰居阿蘭印象中,蔣夢幾乎忙得沒有時間給孩子買衣服,“有時托我給孩子買雙襪子。”
  今年4月,阿蘭帶著京京去游樂場,這是他第一次去游樂場,“在沙坑裡,孩子把大玩具讓給其他小朋友,他拿著只能裝一點沙土的小貓玩具,玩得高興。”
  阿蘭有時也勸蔣夢,別忙得過了頭。阿蘭記得,打京京出生後,吳家夫婦從未回過老家,“三個月前,孩子爺爺奶奶來北京看病,才第一次見到孫子,沒想到也是最後一次。”
  11月6日,吳華亮一早把女兒送去學校,匆忙帶著父母去城裡看病。上午10點多,蔣夢像往常一樣,洗了一大堆被罩後,開始給工人做飯,總是一個人玩的京京消失在她的視野里。
  過早懂事愛分享
  去游樂場是京京為數不多的一次出遠門。在此之前,京京與北京相連的生活空間僅有尖垡村。
  阿蘭家搬走前,她的兒子程程是京京除了姐姐外僅有的伙伴。小家伙一個人穿過馬路,去對面找程程玩時,忙碌的蔣夢會在臨出門前叮囑孩子“小心車”。
  程程並不是他失去的第一位小伙伴,之前,還有一位曾和他一起上幼兒園的小朋友也回老家讀書了。
  程程搬走後,京京的活動範圍基本上局限在家裡。玩具、游戲、動畫片,成了他的新伙伴。
  京京住院期間,10歲的姐姐從沙發下掏出弟弟的玩具,積木、小雞啄米、幼兒語言學習機。
  孤獨似乎“培養”出京京對大人分外的熱情和體貼。一個月前,阿蘭回去探望蔣夢,帶了孩子最愛的零食,京京挑出棒棒糖,拿給車間里的工人吃。他總“親疏有別”,會最先把棒棒糖遞給平時給他買零食的阿姨。
  他不僅會給忙碌的媽媽捏肩揉背,阿蘭伸出腿逗他,“姨腿疼。”小不點立馬跑過來,小手在阿蘭的腿上捏來捏去。
  寒意逾深,冬天越來越近,京京的生日在即。蔣夢老早盤算著,“今年一定得給孩子個大蛋糕。”去年生日,京京感染肺炎,醫院里的兩歲生日沒有蛋糕。懂事的京京摟著蔣夢,“媽媽,我只要一個小蛋糕就可以了。”
  “還有女兒和雙親,無論如何,生活都要過下去。”吳華亮在殯儀館望著窗外,手裡把京京的悠悠球打了個蝴蝶結,生活的寄托轉移在讀小學五年級的女兒身上,“還是希望她在北京讀中學,這裡能夠受到更好的教育。”
  ■ 追訪
  父親簽同意書轉捐剩餘善款
  11月8日,為了救助2歲燙傷男童京京,新京報與公益組織北京天使媽媽基金會取得聯繫,在天使媽媽、新浪公益和騰訊樂捐等公益組織的幫助下,為京京捐款的愛心平臺陸續成立。
  昨晚,天使媽媽基金會發佈聲明公示稱,截至15日下午17時,天使媽媽為京京在各平臺總計籌集善款708128.68元。經孩子家人和新聞媒體以及天使媽媽現場協商,天使媽媽基金會將結清京京在醫院期間的所有治療費用和喪葬費用。孩子家長個人接收的約20多萬善款由家人自行安排使用。
  天使媽媽基金會負責人沈利說,昨日早上開始,有很多網友聯繫到天使媽媽,表示對剩餘善款的關註。
  昨日下午,京京的爸爸吳先生與天使媽媽公益組織燒傷項目負責人李延見面。他決定,除去京京的治療費用26萬餘元外,願意將剩下的捐款用作天使媽媽“烙印天使”項目,專門用於救助燒燙傷兒童。李延承諾,基金會將支付京京的治療費用和火葬費用。
  李延介紹,由於京京離世對吳先生打擊太大,吳先生不希望以京京名義成立專項基金,“孩子父親對於京京的離世很難過,不願用這種方式讓孩子被提起。”她說。但京京爸爸同意將剩餘善款救治有燒燙傷情況的兒童,並簽署了《同意書》供基金會存檔。
  此外,昨日上午,天使媽媽基金會救助京京的三個平臺天使媽媽官網、新浪微公益、騰訊樂捐均關閉。
  【捐贈公示】
  截至昨日上午10時49分,新浪平臺收到55814元
  截至10時57分,騰訊樂捐收到271357.76元
  截至10時40分,天使媽媽官網收到19851元
  截至11時,天使媽媽工行賬號收到19750元
  截至11月14日思源平臺收到341354.92元
  合計籌款708128,68元
  京京的最後9天
  ●2014年11月6日
  10時,跌入熱水桶中。11時40分,送入北京朝陽急診搶救中心進行氣管切開手術
  ●2014年11月8日
  接受消痂手術和植皮手術,60%壞死組織被清除
  ●2014年11月9日
  已能進食,網上捐款平臺正式上線
  ●2014年11月10日
  狀態平穩,演員張國立為京京捐款10萬元
  ●2014年11月11日
  接受第二次消痂手術和植皮,接受異種皮覆蓋術
  ●2014年11月12日
  出現呼吸困難,醫院立刻採取急救措施,併為其插上呼吸機
  ●2014年11月13日
  肺部感染加重,第三次消痂手術被取消,仍能進食酸奶
  ●2014年11月14日
  生命體徵指標下降,感染高危期
  ●2014年11月15日
  0時20分,創面感染引發休克,臟器功能衰竭,宣告死亡
  ■ 釋疑
  此前,曾發生過患兒離世後捐款去向不明的事件,引發愛心人士質疑。據公益人士介紹,一般來說,受益人去世後,公益界常用的方式是將剩餘善款轉捐給同類型需要救助的孩子,也會有一定額度的捐款給孩子的父母。
  受益人離世善款怎麼用?
  慣用做法是轉捐給同類型求助者
  天使媽媽基金會負責人沈利介紹,根據天使媽媽基金的規定,基金賬號的剩餘捐款,將用於患同類病癥孩子的救助,當捐款金額超過50萬元時,可成立專項基金。
  沈利表示,經過京京父親同意,京京餘下善款將以京京名義用作天使媽媽“烙印天使”項目的成立小項目基金,去幫助經濟困難家庭中有同樣燒燙傷情況的孩子。
  此外,患兒在求助時會填一份表格,表格中有一條提及多餘捐款轉捐救治其他患兒。如果剩餘善款不在基金賬號,而在受助者手中,他們建議受助者家長把剩餘善款奉獻出來,轉給其他患兒。以上皆取決於對方的自覺和自願。
  騰訊公益慈善基金會工作人員介紹,受益人去世後,公益界常用的剩餘款項處理方式是轉捐。“轉捐同類型需要救助的孩子,也會有一定額度的捐款給孩子父母。”
  剩餘善款所有權歸誰?
  律師:受益人原則上不能改,募捐前應說明“轉捐”
  此前,天使媽媽救助過的“大肚女孩”善款去向曾備受關註。據媒體報道,“大肚女孩”胡雲星身高僅1米,但腰圍有1.08米,確診為“布加氏綜合徵”。針對善款的管理,其父親不願把錢交給基金管理,擔心萬一基金匯款時間慢了,病情被耽誤。天使媽媽則表示,他們一直呼籲善款都能捐往第三方平臺,以確保透明使用。
  捐給公益機構的剩餘善款到底屬於誰?北京市力珉律師事務所麻增偉表示,應該考慮捐款人的意見。他認為,公益性贈與合同的受益人原則上不能更改,合同目的也是為了讓受益人使用捐款資金。但如果受益人直系親屬同意簽署文件,在受益人逝世後將剩餘捐款轉捐,文件肯定具備法律效力。不過捐贈行為本身包括捐款人的意願,捐款人的意見應該考慮進去。建議公益組織在號召社會大眾捐款時,明確公示若捐助的受益人離世,捐款將轉捐其他困難人士。
  目前我國與慈善相關的法律法規不健全,最根本的還是要完善相關法律法規,從制度上加以規範和完善。
  如何監管剩餘善款使用?
  捐款人可在網站查使用明細;第三方平臺將監督
  天使媽媽基金會表示,之前為京京捐款的社會愛心人士,可以通過天使媽媽官網和新浪微博官方認證“天使媽媽財務”的微博,來關註餘下善款的使用情況和明細。
  騰訊公益慈善基金會工作人員介紹,作為非公募組織的第三方平臺,他們負責監督類似天使媽媽基金會等公募機構的捐款流程,要求他們出示款項票據,並及時在第三方網絡平臺上公佈項目進展。對於發佈不及時的公募機構,會剝奪其公募權利,對每個公益項目的發展情況都要實時追蹤。此外,如果有捐款人強烈要求退捐,也可以向捐款的公募機構提出,公募機構如果接受,第三方平臺會在網上進行公示。
  A06-A07版採寫/新京報記者 劉珍妮 侯潤芳 凌晨
  A06-A07版攝影/新京報記者 王貴彬 侯潤芳 王嘉寧   (原標題:2歲燙傷男童離世 父親跪地說“對不起”)
創作者介紹

mama

lhihkslva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